云破月来花弄影

宗主亲妈粉颜狗
阁主人格粉侧颜狗

浅析蔺苏故事线

其实就是假装客观的基于原作强行找糖

以及搭安利我的男神王守仁先生!请看最后!


之前po了几个小段子,其实是已经想了好久好久的脑洞,结果写出来并没有脑内那么萌,而且总感觉表达不清楚,所以想说一说我心中的蔺苏感情发展。


两人最初相识的时候,梅长苏应该还是一个对蔺晨充满感激与尊敬的耿直boy。

说他是耿直,是因为在我心中,梅长苏的出厂设置(aka林殊)跟景琰应该是完全一卦的。也许当年的林殊确实比水牛宝宝更加机灵讨喜人见人爱一点,但是林殊性情再张扬活络,也不太可能逃得出由阶级出身决定的上层建筑。看他那时候他和景琰哥俩好成一个人,性格差异没关系,但是三观不同的人是绝对不可能成为死党好友的。至于对蔺晨的感激与尊敬,那是出于林殊本性对救命恩人(们)最自然不过的态度,少阁主虽然不正经,但是专业素养方面却是一等一的靠谱,更何况只要蔺晨自己愿意,在人前装一装沉稳还是不在话下的。


而蔺晨对梅长苏最初的态度,应该是觉得这是一个有点可怜的弟弟。(东哥我真不是故意盗用你台词的)

可怜是自然的,原本的天之骄子,一夜之间家破人亡全军覆没,血肉模糊命悬一线,小小年纪还没成年,就要承受挫骨削皮的痛苦。可怜就罢了,他还倔,不愿意好好养着,执念深重无比,是个人看了都要替他累。倔就罢了,偏偏这个弟弟还这么好看哈哈哈(此处淫笑的人是我并不关少阁主的事)。可是引用王老师对小明对话,上佳的璞玉也需要琢而成器,不懂规则利弊只能是顽石,此时的梅长苏正是如此。蔺晨终究也是年龄小定力浅,如果他一直当梅长苏的大夫两人也能相安无事,可他心软了一下,想着自己这么英明神武不能眼看着病人自己孤军奋战,万一他智商不够一根筋撞南墙怎么办啊,就决定再帮这个弟弟一把,帮他充充电从顽石变成玉器,这才跳到自己挖的坑里。


但梅长苏可不是你想帮就能帮的,这是他的性格使然。

原作中可以看出,对于非赤焰相关外人,他都是采取能不连累拖欠就不连累拖欠的战略,即使江左盟的手下也不例外;而对于他相对关心的亲友,他仍旧希望尽自己所能让他们置身事外,以一己之力护他们周全。然而蔺晨呢,一方面他不是赤焰故旧,洗雪冤案对他毫无益处,另一方面他既是梅长苏的救命恩人又是至交好友,依情依理梅长苏都断不应该让他参与其中。但实际上呢,从整个洗冤的阵营来看,蔺晨虽然出场不多,但却是除梅长苏之外介入最深参与最久贡献最大的人了。为了达到这个看似不可能的结果,蔺晨自然是费了一番脑筋的。


让梅长苏就范的唯一方法,就是让他输的心服口服。

纵观全剧,梅长苏从来没有示弱过。景琰斩铃铛的时候他害怕过,被押入悬镜司时他担心过自己的身体,被静姨认出来的时候他默默内伤,御前对峙时也确让他出其不意,但是每一次,他都凭借着无敌嘴炮杀出一条血路最终占得上游。这一方面显示出梅长苏极强的领导控制型人格,一方面也显示出他随机应变辞色锋利的能力。但是在蔺晨面前梅长苏却极少占得了便宜,虽然有时候他仍然会避重就轻,但至少不敢像忽悠别人那样的明目张胆偷换概念。所以我推测,蔺晨和梅长苏早年也应该是有过多次激烈的思想碰撞的,并且因为梅长苏过于耿直的出厂设置,碰撞的结果还落了下风。虽然蔺晨对于家国千秋并不关心,但不关心不代表不懂,而是因为懂得太透彻了才能看破。只有懂,才能说服梅长苏接受自己作为战友共谋大计。


既然建立了革命友谊,梅长苏就会敞开心胸坦诚相待。

梅长苏在剧中几乎不在蔺晨面前装模作样地硬撑,反正装了也会马上被识破(比如一口气松下来那场戏),因为他知道相识多年蔺晨早已经了解了自己所有的弱点,也许是他自己坦白,也许是蔺晨点破,反正两个人之间是没有秘密的。知道了梅长苏所有弱点的蔺晨是怎么投桃报李的呢,就是不要脸。虽然蔺晨看起来总是一副不要脸的样子,其实他只是对两个人才最不正经,一个是梅长苏,一个是飞流。而我认为他对二人不正经的原因是一样的,就是希望他们可以忘记心里最深的最痛苦。飞流的痛苦来自外在的灵药秘术,虽然身体的损伤不能复原,但是心性确实是越来越开朗了;而梅长苏的痛苦来自自己的内心,蔺晨虽然总能让他暂时开心起来,却没法把他从自己设下枷锁中彻底解救出来。不过蔺晨大智若愚的苦心梅长苏还是懂的,从此血仍殷豪气微衰让你见笑那一场就能看得出,他对蔺晨的态度几乎是最高程度的尊敬,二人的友谊说是灵魂上的契合也不为过。


于是这种革命友谊就开始跑偏了,跑偏的表现为蔺晨开始舍不得梅长苏死了。

舍不得好朋友死当然很正常,但照理说蔺晨即使舍不得也不太会表现出来。蔺晨对梅长苏布的局从一开始就知根知底,知道他每往前进一步都是拿命在换,也知道支撑他活着的唯一信念就是雪冤。蔺晨帮他,自然也就接受他命不长久的结局,即使是原定的出游计划,也不过是为了尽量让他在临终之前能过得快活一点,否则如果只是想多活一天算一天,那肯定是哪儿也不去留在家里养着最好。可是随着大限之期一日日临近,蔺晨也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变化,在我看来在找到冰续草那场戏时已经非常明显了,梅长苏念经的时候蔺晨背对着他,但脸上的悲戚却是一览无余的,可当他言罢蔺晨还要重新摆出那副没皮没脸的样子转过身去取笑他,给观众的感觉却是已经恨不得自己去跟他换血。再到苏宅最后一场戏,蔺晨咬着牙没回头,也是因为脸上的肌肉已经抽搐地不像样子了,根本装不出自己平素玩世不恭的神情,其实已经很失态了。对于梅长苏执意领兵出征,虽然乍听很虐,但是客观来讲完全是一个合情合理的选择,而且对他来说确是一件幸事,但却因为蔺晨的不舍成为二人全剧最大的冲突。


冲突的原因并非是蔺晨否定林殊,而是梅长苏的自我否定。

蔺晨从来没有否定过梅长苏作为林殊的身份,因为一开始让蔺晨下定决心相帮到底的那个人就是林殊,而他不认林殊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在他心里梅长苏与林殊在风骨上并无二致,一样的将才卓著冰壶玉尺,另一个只是单纯的希望梅长苏可以活在当下不要过分触旧伤情。蔺晨对飞流说过,梅长苏不愿恢复林殊的身份是因为他对自己没有信心,与蔺晨不同,在梅长苏看来林殊却是一个高高在上的遥远回忆,是自己永远都回不去的道德高度。所以当边境告急他不顾一切地要重披战甲,除却为国为民的缘由,何尝没有自己的私心呢,当他用颤抖的声音告诉蔺晨认识林殊后你不会失望的,并非试图说服蔺晨什么,而是他对命运的最后一个小小的奢求。蔺晨是他十四年来最感激珍惜的朋友,而他却认为自己配不上这份情谊,如果能做回林殊,做回这个在梅长苏眼中最完美无瑕的自己,在他看来也算是在生命尽头自己能给蔺晨最好的礼物了。


一直觉得梅长苏活的这么苦逼又自负的重要原因是他虽然博百家所长却依然不免受传统儒学荼毒过深,看他在剧里的行事作风甚至大有程朱存天理灭人欲的姿态。而蔺晨相对就开阔的多了,像是融合了儒释道三家之论而悟出的从治世到治心的高度,不畏天理但随人欲。经过北境一行,我相信二人在思想上最终是会归一和解的,蔺晨得以参与自己曾经错过的梅长苏以治世安民为己任的人生,梅长苏得以抛却桎梏与蔺晨并肩体味他的恣意潇洒,不正应了阳明先生所主张的天理即是人欲吗,这是我能想到(在梅长苏必死前提下)的最好结局。


***

既然提到了,想稍微安利一下我的男神王守仁先生,王先生作为一个真实的历史人物那才叫一个大写的苏。第一遍刷剧就觉得梅always苏宗主竟然可以对上王先生的很多萌点,唯一欠缺的是不够洒脱,这时候补上阁主把二人配一个男子爱豆组合真是不能更好吃了!


以下王守仁佚事所有版权来自当年明月:


他是个官二代,爸爸王华是当朝状元。12岁时作诗《蔽月山房》思维辩证,爸爸很开心带他去居庸关外玩了一圈长见识。

15岁时上书皇帝请求为国靖难讨平鞑靼,爸爸急了你要上天啊随手抓了本书扔他不许他去。

于是他作罢了随便考了个六品刑部主事,结果得罪了人(刘瑾),被降职去贵州龙场做驿丞,上任途中被仇家派人暗杀,他还玩了次假死,仇家被蒙在鼓里好久。

他最终还是去上任了,并在艰苦环境中悟出“天理即是人欲”。

宁王叛乱,他在不利情况下巧取兵符最终平乱,擒获宁王,用兵“此心不动随机而行”,人谓之“狡诈专兵”。

平乱后有小人(江彬)说怎么能让王先生居功,应该把宁王放了让皇帝重新抓一次,才显得陛下比较厉害嘛;还说他怎么能这么轻易平乱,该不会一开始是同谋吧。

他找到皇帝亲信(宦官张永)晓之以理“兵荒继以天旱”,托他看在黎民百姓的份上劝阻皇帝再动兵戈,张永说好啊只要你把宁王给我也把平乱的功劳给我,王先生立刻应允,张永对其人品十分钦佩,在皇帝面前对其进行力挺攻破了小人谣言。

他身患肺疾,体弱多病。

小人江彬的死党(宦官张忠)为帮朋友泄愤,欺他体弱命他当众射箭以便取笑于他,结果三中红心。

宁王有一账本记载了张忠受贿证据,张永找王先生索要账本好假公济私整垮同僚,王先生答曰烧了。

56岁时两广少数民族叛乱经年未平,皇帝无计可施命他出征,临行前他给弟子留下四句教传世“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后慷慨奔赴战场。

结果叛军听到王先生的名字就主动投降了。

同年,他自己却因肺病发作,死于回乡途中,被问及遗言,答曰“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

此心光明 亦复何言

一笔千秋 后人心间

评论(24)
热度(83)

© 云破月来花弄影 | Powered by LOFTER